您的位置:首页 > 税收案例 > 风险规避
中国户籍发威,跨境个人所得税征管新波澜
来源:后鲁说国际税发布时间:2018-09-05查看:1195

 

这是2017年04月07日刊登于中国税务报的一个案例,题为《江苏揭穿‘身份伪装’查补个税四百万》。须说明的是,如同媒体刊登的诸多案例一样,该案的法律事实并没有被充分披露。因此,一个基于有限事实进行的任何讨论都有以偏概全之嫌。但是该案还是引起了作者的特别兴趣,这是因为实践中税务机关利用个人户籍信息征收个人所得税方面的案例非常少见。徐州市地税局从个人之国内户籍信息出发,否定了潘某之香港籍身份,从而对潘某来源于江苏外商投资企业之股息按照20%的税率征收个人所得税。这表明,中国税务机关已经开始利用户籍这一武器,对中国个人的跨境所得进行征税;而且,一旦有机会,不会放过。从这个角度,该案具有一定的风向标意义。

 

一、基本事实2016年3月10日,江苏HC铝厂有限公司财务经理李某来到徐州地税局,咨询拟向港籍投资人分配红利时对外支付开具证明及所得免征个人所得税问题。李某称,2015年公司未分配利润3172.65万元,目前有分配意向,拟分配3000万元,港籍个人股东潘某依持股比例应分得2142.9万元。

二、主要问题:根据《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个人所得税若干政策问题的通知》(财税字〔1994〕020)的规定,外籍个人从外商投资企业取得的股息、红利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如果潘某被认定为外籍个人,其从江苏HC铝厂有限公司公司收到的股息就无需在中国缴纳个人所得税。

三、该案在实践中再次确认了财税字〔1994〕020还具有法律效力。核心的问题:潘某是否具有香港护照?如果潘某都没有香港护照,还需要认定“香港籍”么?这个在公开报道中并不清楚。但最终的结果是,徐州地税局否认了潘某的香港籍身份。其逻辑是:

(一)潘某有内地户籍。根据报道,“徐州地税局委托公安部门查询潘某户籍信息。公安部门"常住人口基本信息"查询显示:潘某,身份证号码为440621***4335,性别男,户籍地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

(二)根据报道,“香港身份证共分为两类,分别为"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及"香港居民身份证"。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证是入境处签发给拥有香港居留权人士的身份证,俗称"三粒(颗)星",因永久性居民身份证上注有"***"的标记。永久身份证所拥有权利比较完善,并且可以申请特区护照,内地人只有放弃了其内地户口,才能得到永久身份证。而香港居民身份证是入境处签发给没有香港居留权人士的身份证,仅有在港的居住权。如果内地人有这个身份证,说明其户口还是在原籍,拿通行证过关,护照也是中国的护照。”

四、这句话非常有意思:“如果内地人有这个身份证(注:指香港居民身份证),说明其户口还是在原籍,拿通行证过关,护照也是中国的护照”。这篇报道的逻辑非常混乱,似乎是在讲:因为客户持有香港居民身份证,证明其户口肯定还在原籍,因此其护照还是中国护照,因此不是外籍个人。很显然,一个人是否为外籍个人需要从护照等方面直接进行判断,但这篇报道所体现的案例逻辑让人无法理解。

五、最终,徐州市地税局否定了潘某之香港籍身份,而对其股息征收了20%的个人所得税。从个案的角度,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失败的筹划案例。只凭一个香港身份证就想获得免征个人所得税之优惠,是异想天开。即使拿到了香港永久居留证甚至是香港护照,也不一定就能实现免征个人所得税之目的。

六、即使本案事实非常简单,我们仍不难得出结论:中国税务机关已经开始尝试利用户籍的武器,对中国个人的跨境所得进行征税;而且,一旦有机会,不会放过。从这个角度,该案具有一定的风向标意义。

七、再往前延伸一步,该案也激发了作者对另外一个更为一般性、但还有待于实践回答之问题的兴趣:户籍在判定个人税务居民身份方面到底起到多大的作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所有因户籍、家庭、经济利益关系而在中国境内习惯性居住的个人均被视同中国税务居民。“所有因户籍、家庭、经济利益关系而在中国境内习惯性居住”是一个外延看似很广、但内涵非常模糊的概念。户籍的含义等同于户籍登记或者身份证吗?与护照的对应关系?实践中,户籍的概念比护照要广,存在一些中国个人在获得外国护照、但没有注销中国户籍的情况。这个外延看似很广、但内涵非常模糊的概念,似乎才真正是悬在个人头上的一把利剑。

 

 

 

 

该内容的相关文件如下

中国户籍发威 附件.doc [点击查看]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